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科普知识 >> 生态建设 >> 浙江:十年悠悠织就生态文明地图

浙江:十年悠悠织就生态文明地图

日期:2015年11月3日 15:56

中国园林网10月8日消息:2005年8月,在安吉天荒坪余村,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提出了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,10年间,浙江11个市、90个县无不践行这一科学理论,1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建设了“国家生态县”,打造了“美丽乡村”,集全省之力进行“五水共治”。

从东海之滨到浙西山麓,从杭嘉湖平原到瓯江两岸,从依赖资源到贩卖风景……浙江真正体会到了“靠山吃山、靠水吃水”。

过去的5个月,记者走进浙江大大小小的县市,寻访绿水青山掩映下的乡村,探寻当地开发金山银山之路。寻访过程中,我们看到荒山变翠岭,见识了泥河复清流,靠山靠水的居民认识到了绿水青山的重要性,也自发地保护着这山水,绿色生态与经济发展就这样交融在了一起,织就了一幅秀美的浙江生态文明地图。

“两山”理论发源地湖州安吉余村,关了矿山,停了水泥厂,已经走出了一条由“农家乐”到“乡村游”的特色经济。2014年,湖州全市共接待乡村旅游游客逾2300万人,经营总收入突破40亿元。

经济相对欠发达的丽水市,按照“一县一主题,一村一景致”的要求进行特色化建设。莲都区打造“养生莲都”,云和县建设“山水童话世界”,遂昌县把“洁净乡村”当作标识。

还有宁波奉化,花木种植使其成为远近闻名的富庶地,关停化工厂的德清,“洋家乐”成了游客心目中的香饽饽……

湖州安吉余村:漂流、农家乐

曾经的矿山、水泥厂使得安吉余村的集体经济一度成为全县之首,村民赚得盆满钵满。不过换来的,却是溪水泛起白浆,翠竹变成了枯黄色,村里人患上了石肺病,还有十余人因开矿被巨石砸中不幸身亡……

痛定思痛,余村开始了转型之路。矿山关了,水泥厂关了,村里走上了“绿色生态经济”之路。建农家乐,开漂流乐园,如今,余村拥有旅游景区3个、农家乐14家、床位410张;村集体经济总收入达到1.88亿元。

德清筏头乡:洋家乐

竹子,德清人最为熟悉的经济作物。15年前,德清筏头乡勤劳村就在山脚下办起了拉丝厂,用环境换取了不菲的财富。但一位南非人的到来,改变了那儿的致富格局,“裸心谷”度假酒店的开业,带动了德清筏头乡精品民宿业的发展。如今,各国风情的精品民宿以“裸心谷”为中心,开遍了整个筏头乡。

嘉兴嘉善:甜蜜产业

嘉善,原本是浙江的畜禽养殖重镇,如今,却做起了“甜蜜”的事业。今年,嘉善巧克力甜蜜小镇列入浙江首批37个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名单,计划是推广巧克力创意文化,力争通过3年的建设,把其建设成为国内着名的巧克力风情体验基地、婚庆蜜月度假基地和文化创意产业基地。

事实上,嘉善甜蜜产业已现雏形,去年开园的“歌斐颂巧克力小镇”已经吸引了大批游客。这里不仅有香甜的巧克力,还被新人们作为婚纱摄影取景的好去处。再搭配周围温泉旅游度假区、碧云花海农场、拳王休闲农场等,不少旅行社甚至开辟了“甜蜜旅行线路”,2014年接待游客超过60万人次,旅游总收入4800万元。

绍兴新昌:高新科技

10年前,新昌工业快速发展,县域经济发达,却忽略了环境问题。工业废水没有经过处理就流向了新昌江,曾经的“东南眉目”不再如诗如画,甚至引发了群体性事件。这一事件让新昌痛定思痛,开始了一场全民治水。有的企业自觉捐钱治水,有的企业家认养河道,组织员工自发治理河道。新昌江两岸关停搬迁40多家重污染医化企业。

为了达到苛刻的生态标准,企业开始走向高科技发展道路。仅有40多万人的新昌,拥有7家上市公司,4个国家级的企业技术中心,4家国家级的创新型企业,数量占到了浙江省的近十分之一。2014年,新昌新产品产值率近52%,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占工业总产值比重达到42%,亩产税收近42万元,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始终保持在70%左右。

舟山新建社区:文化创意

“偏僻”“落后”一度是舟山新建社区的代名词。2009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有学者建议,把农村旅游和艺术院校在校生写生结合起来,让绿水青山就地“生钱”。

于是,全国艺术院校大学生采风实习基地建起来了,社区入口变成了火车广场;南洞水库下面摆上了不同时期的木帆船,修好了渔人码头;里陈村南面山谷建起了具有海岛特色的明清老街;社区里面建起了美术馆、群众艺术创作中心……社区还把群众闲置的房屋租来,整修成青砖黛瓦的徽式建筑,变成了农家旅馆,村民在自家门口就能赚钱。接下来,社区还准备给村口的小火车加设餐饮、酒吧,让小火车“动”起来,充分利用现有的空地,种上四季花卉,让每一季都有吸引眼球的景致,真正把美丽乡村的资源转化成美丽经济。

奉化金峨村:花木种植

金峨村位于奉化市西坞街道东南,上世纪90年代初,金峨村还是宁波市级贫困村,山穷水直地薄,土地贫瘠又富酸性,水分留不住,种粮食完全没有保障。村民纷纷外出务工,人均年收入不足600元。

都说靠山吃山,金峨村学着邻村的样子开始种植花木。为了让村民放心,村干部带头示范。看着村干部都在种植苗木,村民也纷纷开始效仿。如今海拔600多米的金峨山被绿色覆盖,全村花木种植面积达到了5000多亩,花木销往全国十多个省市,居民年收入增加到了2.2万元。

台州天台后岸村:农家乐

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这里的村民靠打石板,过着被称为县里的“小香港”般富裕的生活,然而死于石肺病的村民却一年多过一年。

8年前,村里关停了赖以生存的石矿,在党员干部的带动下,村民家家户户都经营起了农家乐,彻底实现了从“卖石头”到“卖风景”的转型。村集体经济从空白到160多万元,农家乐户年均收入达15万元以上,村民人均年收入达2.8万元。仅2014年,后岸村共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60余万人次,被列为全国美丽宜居示范村。

诸暨岭北镇:现代农业

昔日诸暨岭北号称“小杭州”,靠着纺织生意吸引了各地务工人员,当年的岭北万家灯火织机齐鸣,柯桥纺织城内近半数的布匹和老板都出自岭北,每天生产的布可以将岭北到杭州的路铺上几个来回。可繁荣的纺织产业给当地的水源带来了巨大的破坏,一度每天产生废水600多吨,岭北的河道里洗手都会发痒,50米的井下抽出的水都有油。

2004年,诸暨采取严格的环保措施,对织机开始全面关停。村民开始了现代农业的种植,使得岭北有了树莓、香榧、猕猴桃、竹林等千亩基地,实现“生态+农旅”互动。今年一季度,岭北镇绿色产业贡献税收1000多万元,这个数字相当于过去两年的总和。

丽水景宁:畲乡风情

景宁,中国唯一的畲族自治县,1000多年来,数十个蕴含畲族风情的畲村散落在景宁的“九山半水半分田”之间。

3年前,刚上任的景宁畲族自治县县委书记林康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必须把生态环境与畲乡风情相结合,使之成为景宁新的经济增长点。”去年,景宁县根据每个村落不同的文化底蕴,以“一村一主题”的理念重点打造了包括金坵村在内的10个“千年山哈寨”。如今,绿水青山间的畲村风情已经成了景宁旅游的亮点。去年,景宁吸引海内外游客556.2万人次、旅游总收入23.7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了28%、30%。

富阳横槎村:向日葵花

7月的横槎村,每天都会吸引上万名的游客,只因为这里的向日葵花海开得绚烂。

十几年前,锌化工厂给这里的村民带来了丰厚的利润,横槎村是富阳最早铺设水泥路、电视机普及率最高的村庄,但小时候徜徉的壶源溪开始发臭,水又黄又浊,水质最差时为劣五类,河里几乎没有鱼虾。

2011年,横槎村开始全面启动锌化工行业整治,横槎村也借美丽乡村建设带动环境提升的开发,种了花开了农家乐,还建起了供村民散步休憩的公园,原来搬走的一些村民如今正在回迁。2013年,横槎村的年人均收入过万元。

建德新叶村旅游、电商

5年前,这里的村民还秉着“耕读传家”的古训苦苦寻找出路,村民的年人均收入不过三四千元。《爸爸去哪儿2》一把火点燃了新叶村的旅游经济,让这个原本与世隔绝的古村落成为了各大旅行社的“宠儿”,新叶村集体经济更是创造了从几乎空白到每年近百万元创收的奇迹。

如今,伴随着新叶古村的声名大噪,不少外出打工的年轻人陆陆续续回到了村里,有的开起了农家乐,有的做起了电商,村民的年人均收入超过了万元,在家门口就实现了曾经遥不可及的“致富梦”。

金华武义:温泉效益

上世纪70年代莹石矿下的一个“麻烦”,让武义人发现了地下不断有热水涌出的秘密,但由于当时缺乏专业上的认知,直到1995年,这眼热水才被国土资源部门权威鉴定属于优质温泉水。

如今,一提起浙江乃至长三角的温泉,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武义。今年6月,武义温泉小镇被列入浙江首批37个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名单。根据规划,“温泉小镇”要通过3年到5年的努力,形成一个集温泉养生、休闲度假、文化体验等功能于一体的温泉度假养生产业集聚区、温泉养生度假旅游目的地。而事实上,依靠着天然氧吧和特色温泉,武义已经让温泉小镇形成了多业态、多功能并进的态势。

衢州开化:治水造景

开化县位于浙江省西部,是钱塘江的源头,以林业用地为主,森林覆盖率达到80%以上。走在开化县的乡间,你会被2000亩的油菜花田所吸引,会为创意别致的农田按下相机快门,同样也会为别具一格的农家乐赞不绝口。

乘着建设国家公园的东风,开化县将山水资源和传统的种植养殖相结合,发展起了生态观光旅游,规划县域创意农业,生态+文化创意,如今,开化正把整个县域作为一个大公园进行打造。独特的景致吸引着无数游客,龙顶茶、食用菌、杜仲茶、冻米糖、山茶油、草莓等农产品以前要等着外销,如今在家门口就能卖得很火。

纵深:“两山”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困惑

走过近30个乡镇,体会到了不同的景致。看过老房改成的农家乐,徜徉过遍地的花海,惊艳于畲族风情,也为小县城的科技创新折服。10年来,“两山”经济对我省农村经济的转型发展带来了新的活力,浙江农村经济走出了一条全国领先的新路子。生态经济有效利用,农民增收方式多样化,收入和生活水平不断提高。不过,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,“两山”经济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不少困惑,如各地发展差异不大,同质化现象严重,持续性也有待考验。

困惑一:同质化竞争

一个农家灶台几张餐桌,便能吸引不少游客,我们走过的村庄中不少地方都将发展农家乐当作致富的渠道,仰仗的都是现代人观念中越来越深厚的慢生活。农家乐也确实给村民带来了不少实惠。后岸村村妇陈彩萍说收入比之前翻了一倍多,一年有40多万元;横槎村村民何建成也说,收人比在锌化工厂的时候好多了。

可不论富阳的横槎村还是天台的后岸村又或者是临安的白沙村,农家乐的样式并无太大差别,吃着农家菜,行在绿林间。这样的无差异化发展导致了竞争。加之有些地方特色并不十分明显,有村民开始担心:以农家乐为主要经济来源的方式能坚持多久;除了乡土气息,还有哪些东西可以留住游客。

德清洋家乐的成功也许更有借鉴意义。德清因南非异域风情的“裸心谷”成名,而筏头乡村民陈海华正是从它身上学到了创新精神,哪怕自己设计的山里猫居只有7间客房,但独树一帜的装修风格却能给他带来一年70万元的收益。筏头乡村民也总结过留住回头客的原因,“风格多变,配套齐全”。

困惑二:如何持续发展

另一个让村民困惑的是持续性发展的问题,村民说不出“可持续发展”这样的词儿,想的就是怎么让游客去年来,今年还来。

在舟山定海的新建社区,向桂珍就碰到这样的问题。2012年之前,向桂珍和丈夫在外打工,一年赚个10万元不是难事,看到村里的“南洞艺谷”建起来了,2012年,向桂珍和丈夫返乡帮着姑姑、姑父经营“常相会”农家乐,最好的时候,一个月营业额就有10多万元。

可到了2014年秋天,她却坐在了副区长的办公室里,想和副区长说说不再经营农家乐的事情。“一年赚个五六万元,还是4个人在忙活,这样还不如出去打工呢。”向桂珍自己分析,连着几年,游客看的都是南洞艺谷、小火车还有渔民的渔画,看多了也会审美疲劳。再加上日子久了,设备有些陈旧,没人维护,游客来得也就少了,“游客少了,我们的收入自然少了。”

新建社区的问题,其他的一些地方也存在,村干部也都在想办法。比如发展新的特色,种上四季花卉,让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特色;栽上四季水果,让每个季节都有收获。

除了可持续性,还有一个原因也制约了生态旅游的发展,就是基础设施建设。比如丽水的景宁,特有的畲乡风情确实可以在旅游业上打差异牌,但村里接待的游客少有上海、杭州人,因为4个小时的车程让人望而生畏。如果说铁路能够尽快铺进景宁,或许能够给那片世外桃源带来新的生机。

观点:下一个发展的来源要靠体制创新

浙江省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徐剑锋认为,要解决这些困惑,关键是要以生态文明为目标推进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,抱团发展形成品牌效应。

“这个问题我深有体会,浙江很多发展‘两山’经济的地方我都去玩过、住过,第一感觉就是服务类似,以农家乐或民宿居多,去得多了会产生‘疲劳’感。”徐剑锋说,这主要是浙江农村地区的环境都比较接近,“有山有水有农产品是他们的共同点,多数都是上海、杭州等周边大城市的人来支撑消费,已经形成了一种模式。你让这些地方发展其他的,也不是很现实。”

同质化的问题是否会减少农民收入?徐剑锋并不这么认为,“浙江的经济已经进入服务业主导的阶段,而且比重会越来越大,物品消费转向了无形消费,想要维持现在的状态不难,毕竟需求在增大。”他认为,这几年浙江农民经济发展主要依靠土地自然环境,加上政府的投入,不过想要继续发展,这条路已经快到了尽头,下一个发展的来源要靠体制创新。

如何创新?“举个很简单的例子,很多人出去旅游,多选择有影响力、有品牌效应的地方,‘两山’经济接下来发展,要走这条路子。”徐剑锋说,“农村环境的局限性,使得其产业拓展的空间有限,要充分激发企业、中介组织、社会团体和社会公众参与生态文明建设的积极性、主动性和创新性,做大做强一个区域的特色产业,注重品牌效应,在政府引导下,延伸一些服务,往组团化方向发展。这方面,安吉不少地方已经提前在做了。”

所属类别: 生态建设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更多通知公告

更多空气质量公告

环保科技

  • 环保科技

友情链接